您的位置 : 丫丫书吧 > 资讯 > 韩烨姜惜言by树下有人《子可语怪力乱神》在线阅读

韩烨姜惜言by树下有人《子可语怪力乱神》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6-26 10:47:00编辑:方知有

讲述韩烨和姜惜言故事的灵异小说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。这是作者树下有人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。连载中小说《子可语,怪力乱神》精彩呈现:蔡云忍不住插话道:“没送去医院看看吗?”男人用一种“你是不是脑子不对”的表情看着她:“丢魂了就得喊回来,当然是要找姜大师了!”姜惜言打断他:“好了李叔,我跟你过去看看。”她朝蔡云笑了笑:“蔡姐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哈。”

子可语,怪力乱神第15章 喊魂

姜惜言和于采薇母女俩商量了一下,五十万的报酬她留二十万,剩下三十万加上之前家里人凑的钱,刚好能缴清手术费和住院费。

韩烨连着两周都没过来,期间姜惜言打了个电话问候,听声音韩烨虽如平常冷淡,但中气似乎已经恢复。她不好意思问人家什么时候过来上班,瞅了一圈自己的小铺面,最后眼神落到韩烨之前卜卦算命的小桌上。

哎,算了,人家关键时候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,要让她再像平时那样使唤他去算命,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。

于采薇今天休假,难得不想窝在家里打游戏,本想约姜惜言下午逛街,结果被拉到店里充当算命师傅。实在是韩烨之前算得太准了,人又长得好看,深得广大女性同胞的喜爱,并让他一夜之间成为扬城大学论坛的神秘红人。

姜惜言从来都没觉得自己的风水馆这么有人气过。

于采薇卜卦是个半吊子,但是在殡仪馆的工作经验丰富,哪个活人身上有死气她看得明明白白。几个学生本来因为没等到韩烨有些失望,但是看于采薇云淡风轻地批了几个人的命数,又开始跃跃欲试。

姜惜言拿了包薯片坐在门口,学生们都认得她是这里的老板,个个都嘴巴甜地叫姐姐。她打开薯片刚吃没两口,迎面走来一个中等身材的短发女人,惊讶地叫她:“姜惜言?”

姜惜言回了回神,脸上有些显而易见的尴尬:“蔡姐。”

蔡云是她们银行的工作狂,早上八点半打卡上班,她能不停不休地干到晚上十点,办卡率也是最高的。姜惜言刚进银行的时候,就是蔡云带她跑业务,后来她熟悉了流程,蔡云怕她抢了自己的客户,就渐渐疏远她了。

蔡云手里还拿着办公平板,显然是为了客户过来的,没成想正和自己打了个照面。

她们入职时,行长亲自发话:以前是个体户的,赶紧把营业执照销了,安心在银行上班,否则……

“你今天的业务量都达标了?”蔡云擦了擦脸上的汗,眼睛在店内晃了一圈。神像玉器、年轻学生、墙上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符篆,小姜在这种神叨叨的店里做什么?

“嗯,前两天有几个老客户帮忙介绍,今天就提早办完了。”

“哦,这样。”蔡云没再多问,以为姜惜言也是为了见客户顺道过来的,此刻在姜惜言面前展现了她工作狂的本色:“这家店老板在吗?需要办信用卡吗?”

姜惜言:“……”

她们银行最喜欢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编制人员,因为这种单位工作稳定,福利好。但是她们有时候为了充量,也会挨着找街边的个体户问人家要不要办卡,结果蔡云居然问到她头上来了!

于采薇唬住了一个小姑娘,端着水杯施施然走过,一双眼风情地挑了挑:“抱歉,我不办卡。”

蔡云抱歉一笑,姜惜言和于采薇瞬间交换了眼神。

做得好!

哪知道蔡云今天就像是和姜惜言杠上了,跑到对面小超市买了两根冰棍,准备和姜惜言乘凉聊聊天。天知道姜惜言此刻是多想打发她!

姜惜言冰棍啃到底,呼了口凉气,说:“我在这儿等人,蔡姐你约了客户就先走吧。”话刚落下,对面疾步而来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,对着姜惜言搓了搓手:“姜大师,我家小孩好像丢魂了,麻烦你帮我喊喊魂。”

姜惜言:“……”

蔡云终于疑惑地看姜惜言一眼:“这是你等的人?”

中年男人是这附近的小吃商贩,姜惜言读大学的时候他就在后门这条街卖炸土豆,这么多年了,还是在炸土豆。街上的小老板们算起来也是邻里,有什么事大家互相帮忙,相处也比较融洽。他家里信鬼神,去年长辈过世请姜惜言做了个小道场,再加上姜惜言以前总爱在他那儿买土豆,一来二去就熟悉了。

不过今天姜惜言显然不是在等人,她也没想到对方在这种时候跑过来请她喊魂。

姜惜言面对蔡云支支吾吾地嗯了两声,索性破罐破摔,问对方:“怎么丢魂了?”

男人拍了下大腿,声音洪亮:“前两天我老婆带孩子去上坟,晚上回来之后就不好了,一直哭,说什么都没反应。白天呢,又提不起精神,饭也喂不进去,都持续好几天了。”

蔡云忍不住插话道:“没送去医院看看吗?”

男人用一种“你是不是脑子不对”的表情看着她:“丢魂了就得喊回来,当然是要找姜大师了!”

姜惜言打断他:“好了李叔,我跟你过去看看。”她朝蔡云笑了笑:“蔡姐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哈。”

李超带姜惜言回了他家。进小区的时候姜惜言还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,李超憨厚地一笑:“这么多年买土豆还是挣了点,总算能在市区买套小房了。”

“这小区高档呢,李叔不要谦虚了,我还没挣到买房子的钱呢。”

“你个女娃娃还年轻,再说你看风水,应该比我炸土豆挣钱吧?”

姜惜言脑海中闪过一人的黑色身影,她抿了抿唇:“还好还好。”

李超家里有两个孩子,大的那个马上高考了,小的这个今年刚过了五岁的生日,丢魂的就是这个五岁的小男孩。丢魂一般容易发生在七岁以下的孩子身上,再大一点的,不超过十二岁。心智开始成熟的孩子因为对世间有了记忆,丢魂后可能会给家里面说自己身上发软没力气,而年纪小的思想还不成熟,就只会哭闹不安或者精神恹恹。

李超的小儿子显然是后者。

李超老婆把孩子抱到沙发上,姜惜言撑开孩子眼皮看了看,瞳孔朝下,暗淡无光。她摸了摸孩子的手,手心冷汗,手背发热,转头问孩子母亲:“给谁上坟去了?”

“是我外公,在龙溪镇那边的农村上的坟。”

姜惜言大概有了把握,接着说:“烧纸钱的时候,是不是顺便给周围的‘邻居’也烧了?”

女人忙点头:“嗯,对对对!”

扬城历史往上翻一百年,那会儿的人去世后还没怎么兴火化,都是找个棺材埋在土里。现在周边的农村地区还有很多规划区没来得及拆迁,就是涉及到这些老一辈的坟墓。一般一个地方埋了人,其他家有过世的亲人也会把死者埋在此处,后人上坟的时候,除了给自家人烧钱以外,周边的‘邻居’也会烧点,希望家人死后也能和邻居和睦相处。

小孩上坟那天大概是因为给这些邻居烧了纸钱,邻居们泉下有知高兴得不行,一不小心就把孩子冲撞了。

“帮我找两根筷子,接一碗水。”

李超从厨房拿来筷子和水,见姜惜言手里拿了张符篆,接过他手上的东西,将碗摆在孩子额头,两根筷子呈十字形放在碗口。

姜惜言用打火机点燃符篆扔在碗中,过了几秒碗里开始冒泡,她对着筷子架构出来的四个方位看了看,说:“魂在东南方向。”

龙溪镇就在东南方向。

姜惜言把冒泡的水滴在孩子额头,突然停顿了一下,问道:“孩子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李思宇。”李超连忙回答。

“行吧,妈妈来叫他的名字,叫全名。”

女人对着孩子喊了几声名字,姜惜言手上动作不停,直到水面不再冒泡,她才起身道:“行了,再喊一遍孩子的全名。”

“李思宇——”女人刚唤了一声,孩子“哇”一声哭出来,动静把夫妻俩吓了一跳。隔了几秒,他揉揉眼睛,懒洋洋地喊:“妈妈。”

“思宇!你可算醒了!”女人喜极而泣抱住孩子亲了两口,李超的喜悦心情也溢于言表,连声对姜惜言说谢谢,摸出裤包里一早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:“麻烦姜大师了,麻烦了。”

临走时李超给她带了一大盒炸土豆,姜惜言提着小吃高高兴兴往回走,在街口看到自家店里依然人气火爆,咧嘴笑了下。半路笑容又僵了一瞬,如果今天没碰到蔡云就好了,不知道对方私下要怎么和其他同事编排她。

姜惜言走到店门口,发现蔡云居然还没走,脸色通红,眼眶充血,对着于采薇破口大骂:“我看你才是出门要撞鬼,家里要死人!张着嘴巴胡说八道!”

于采薇脸色不佳,坐在椅子上拿眼瞥着她,轻飘飘地说:“泼妇。”

“你再说一遍?你再说一遍!”蔡云一手指着她逼近,简直要把眼睛瞪出来。她个头不高,在高挑的于采薇面前显得矮胖,发间挂着汗,显然气极。

外面围着的都是看热闹的,姜惜言发觉事情走向不妙朝里面挤,突然右手手腕被人拉住,男人高大的影子投下,声音一如既往的淡然:“小心一点。”

“韩烨?”

韩烨脸上的轻笑一闪而过。他在人群中个头突出,又是学生们口口相传的半仙,人群见他过来自动四下退让。于采薇眯了眯眼睛,韩烨逆光而来,面色稍暗,五官在阴影中深邃立体,把本就冷峻的气质衬得更加威严。

于采薇目光落到姜惜言被人握着的手腕上,顿时没了和别人吵架的心情,只想八卦。

韩烨松开姜惜言的手,进里间拿了张帕子擦自己算命的小方桌。于采薇已经起身站在一边,不停给姜惜言使眼色。姜惜言内心飘过无数草泥马,盯着韩烨的背影,突然反应过来他什么都听得到,脸上红了红,走过去轻声问蔡云:“蔡姐,怎么了?”

蔡云见姜惜言被人恭敬地领走,杵在店门口等了一会儿。于采薇语意高深地跟学生算卦,她大概听了点,觉得有那么点意思,便也让于采薇帮她算算,心想也算打发时间了。结果于采薇看了她额头两眼,说了句“出门见血,大凶”,她听了当场就发火了。

姜惜言:“……您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你和这女的认识吧?这种装神弄鬼的神婆,你还是少来往!”蔡云重重地哼一声,姜惜言敛了笑,眼神暗下来,凑近道:“她是我表姐。还有,她不是神婆,你出门注意点吧。”

蔡云古怪又气愤地看着她,好歹姜惜言是她同事,她也说不出刚才那些话,最后瞪了一眼于采薇,嘴巴里低喃几句脏话,拨开人群走了。

韩烨抬头跟着她离开的背影,耳边的辱骂声渐行渐远。

一回头,对上于采薇打量的目光。

【啊,这个帅哥的爸,就是给我们惜言五十万的土大款?】

韩烨:“……”

子可语,怪力乱神

子可语,怪力乱神

作者:树下有人类型:灵异状态:连载中

她眼中的鬼魂,一种是会说话的,一种是不会说话的。 前者都是老实鬼,知道自己生卒往事,安心投胎;后者都是恶鬼怨鬼,一心找人报仇。很不幸,上门的客人都是请姜惜言对付恶鬼的。可她真的不知道这些鬼心里在想什么啊啊啊!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