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丫丫书吧 > 资讯 > 陈嘉龙唐盼盼小说<我,就是扶弟魔背后的男人>免费章节阅读

陈嘉龙唐盼盼小说<我,就是扶弟魔背后的男人>免费章节阅读

时间:2020-06-09 15:52:00编辑:

《狂少》由莫无忧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由轻叶推荐,主角陈嘉龙唐盼盼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初春时节,乍暖还寒。尤其是入夜,寒气依然冻彻骨髓。本该是准备就寝的时间,陈嘉龙却拖着疲累的身躯刚刚回到家中。

看着唐盼盼难过的模样,陈嘉龙心如刀割。伸出手,想要揽她入怀,然而手臂却僵在半空,愤懑地叹息一声,走回卧室和衣而眠。

然而当他听到厨房里传来的阵阵呜咽,却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

夜阑人静,房间内本该飘荡着石英钟的独奏曲,却参杂着连绵不绝令人心碎的呜咽。

不知不觉,两个小时过去了,但唐盼盼的哭声仍未停歇。

陈嘉龙终于忍无可忍,咬牙切齿地下了床,赤着脚快步走到厨房。“你有完……”

陈嘉龙的声音戛然而止,只因他看到唐盼盼抱着膝盖蹲在地上,脑袋颓然地埋在膝间,随着间断的哽咽双肩在一下一下地抽动着,显得是那样的无助。

尤其是陈嘉龙这一声怒吼,更是吓得她打了一个激灵。

陈嘉龙无奈地叹息一声,探着身子将唐盼盼轻柔地拉起,紧紧拥入怀中。

“对不起,我态度不好,我向你道歉,不哭了,好吗?”

唐盼盼的情绪顿时变得更加失控,将头抵在陈嘉龙的胸口,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。“那是我们买房子的钱呀!那是我们买房子的钱呀!”

陈嘉龙轻轻拍打着唐盼盼地后背安慰道:“没关系的,我们都还年轻,我们可以再挣。”

“嘉龙,我错了。”唐盼盼抽泣一声,望着陈嘉龙诚恳的说道: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今天这样,我当初就不该瞒着你的。我知道你把这些钱看得有多重要,是我耳根子软,被我妈唠叨几句,我就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不要再自责了。我都知道,这件事不能完全怪你。”陈嘉龙话锋一转,注视着唐盼盼的眼睛极其郑重的说道:“但是盼盼,我们有言在先,我只帮你家这一回,绝不能有下一次。我们还是那个原则,你赚钱贴补你家里,我赚钱养活咱俩。”

唐盼盼一愕,怔怔的问道:“嘉龙,你不生我气了?原谅我了?”

陈嘉龙没好气的叹息一声,在唐盼盼的脑袋上弹了一个响指,“气还是要生的,惩罚也是要有的。”

唐盼盼捂着脑袋喜出望外,“什么惩罚你快说!只要你肯原谅我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那你去做饭吧。我饿了。”陈嘉龙的脸上现了笑容。

唐盼盼又是一愕,欣喜转身便要去热饭。却又突然转回身,“那……”唐盼盼咬着唇,欲言又止。

陈嘉龙脸色一沉,咬了咬牙,“明天我去找朋友想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借到。”

唐盼盼陡然抱住陈嘉龙,偏着头贴在他的胸口,“嘉龙,我们不买房了!等清明节放假,我就回老家把户口本偷出来!我们登记结婚,我给你生儿子!”

陈嘉龙失笑,“说什么傻话呢,如果不能给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,我还算什么男人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,二十万啊!你辛辛苦苦攒了七年才攒了这些钱。我们总得先把这些钱还了……”

“行啦行啦,你快去做你的饭吧,钱的事你不用管,我来想办法。不过我再强调一次,这绝对是最后一次,如果再有下一次,我就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原谅你了。”

“嗯,都听你的。”唐盼盼温婉一笑,端出剩菜剩饭忙碌起来。

看着唐盼盼贤惠的背影,陈嘉龙心里五味杂陈。

二十多万没了,又要再借二十万,对于他们目前的情况而言,说是天塌了也不为过。

然而,吵也好,打也好,又有什么用呢?日子不过了吗?

再说了,她家的情况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自己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了吗?

而且交往至今,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的一穷二白抱怨过半句,如今自己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?

五年前,当她和盘托出家里的情况并交付了自己的时候,自己不还是义无反顾地要了她的身子吗?

五年了,她没名没分无怨无悔地跟着自己生活了五年,这几十万,又算得了什么?能买到一份真心吗?

“嘉龙,你怎么了?想什么呢?吃饭了。”唐盼盼端着一份剩菜炒米饭诧异的问。

陈嘉龙陡然环抱住唐盼盼,下巴抵在她的颈间,“盼盼,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。”

次日一早,陈嘉龙向公司请了假,砸响了发小罗翰的房门。

“和尚,开门!别躺在屋里装死!”

“砰砰砰!”

“和尚,你再不开门,信不信我把你家房门砸了!”

片刻后,一个头发蓬松睡衣凌乱、睡眼惺忪的帅气男子开了门,双手合拾有气无力地朝着陈嘉龙行了一礼,“敢问施主,你还让不让洒家睡觉了?你不知道KTV的营业时间吗?”说完,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。

陈嘉龙一侧身径直走到冰箱前,拿出两罐啤酒甩手扔给罗翰一罐。

罗翰手忙脚乱地接过,嚷道:“我KAO,你要是妒忌我的绝世容颜就直说,犯得着朝我脸上招呼吗?”

“你看看你那样,还绝世容颜?街上的乞丐都没你邋遢!”

“咔!”

罗翰打开啤酒饮了一口,“大清早过来找我,是不是有事找我帮忙?”

陈嘉龙点点头,“和尚,借我二十万,过段时间还你。”

罗翰顿时揶揄道:“堂堂雄飞集团大公子也有缺钱的一天,这要是给你曝光出去,绝对会上热搜。”

“滚蛋,别跟我提雄飞集团,小心我跟你急。”陈嘉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光。

罗翰坐到陈嘉龙的旁边不知死活的说道:“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放着好好的集团公子哥不做,偏偏要跑去送外卖,你脑子瓦特掉了吧?”

“罗翰!”陈嘉龙的语气中充满了警告。

罗翰连忙摆手,“好好好,不说不说。那你总得告诉我你跟我借钱干什么吧?”

陈嘉龙顿时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不是为了我那个不成器的未来小舅子。学什么不好,学别人做生意,张口问盼盼要二十万!”

“我KAO!这是狮子大张口,要把你们生吞活剥了呀?”

“行了,别提了。给句痛快话,借还是不借?”

罗翰低着头,玩味一笑:“呵呵,嘉龙,别说哥们不仗义。如果是你自己的事跟兄弟开了口,别说二十万,就是我这家KTV全给你,都不带问你要的。

但要是为了你那个未来小舅子,抱歉,一分没有!”

“算了,当我白跑一趟。”陈嘉龙早有预感,也不废话,起身便要走。

罗翰一拉把住陈嘉龙,“嘉龙,听兄弟一句劝,那个扶弟魔就算了吧,你养不起。好聚好散吧!”

陈嘉龙离开罗翰的住处,抿着唇挑了挑眉,深吸了一口气。刚跨上电动车,电话突然响起。拿起一看,是一个陌生号码。